昨日漏光

       是到了惟有在别人的文字中努力寻得哪怕一滴水关乎自己的痕迹,来拼凑早已忘怀往昔的现今。是越长大越不得不被生活推着跑。回首过去仿觉成了另种的踟蹰不前,只有在梦醒时分才敢念上几番。有些琅琅上口的道理总做不到一份熟稔上心。愈加明了人各有各的难处,而缄默不言的,往往是最值得尊敬的。

初到了7月底,才恍然念起你的生日即至。是反反复复掂量该送什么庆祝时,却不知你的喜好于何了。阔别一年,心里是滋生了大片的空白了,关乎你的印迹。每当视之时,心里难免微恐终忧会失去什么时,又按捺着默然静视。是早已熟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脆弱难系,徒然维系,只是耗人心力。不言说,不言说,时间导演了最后的结局,却不想过早揣测,期待着与你共探那未知的茫茫,已是一份美好。这些都是你不在时的心意,若这份敏感累了你,是我所不愿的,就仅当略过。

从19岁的傲气凛然到现在21岁的谦谨坚韧,这其中的改变,自是无言名状了生命的厚重。唯当事人才懂。曾问你,自己是否不懂关心于人时,你答称“有点”。是忘了当初自己是否继续言谈,不曾告知的却是因了这句回复,在屏幕的这头的自己狠狠失落了好一阵儿。我自是疏于言表的,也不谓他人何以言说。若这份淡漠于你是种误解,我是深表遗憾的。在我而言,一直作为“最好朋友之一”的你。是在一个人独走无路时,于深夜反复犹豫删改短信,只为了一份来自你的鼓励。是静视着空间上关乎你的动态,别人给你留言,来揣测你的生活是否可否。在那么长的时光里,我用仅有搜寻的支言片语,大量的臆想一点点将那空白填满,上色,只为还原你的摸样的同时也为自己得到一份殷实。可笑的是就在刚才思量礼物时,我还想了那久。还好,还好,臆想终归幻灭,我也并非无枝可依,你还是你。

是依稀记得高三那会儿,被沉重的学业压得难以喘息时,放学时一起走在大桥上去吃饭。那时正是日斜西山的时候。橘霞,光影交织着把影子拉得好长好长。我独自一个人反着手交叉身后,仰着头走在前面。把你与她丢在后面一段距离。那时候走在与你跟她共处的空间,心却已流离在人生的道路上。我知道,我知道,往后路是要靠一个人走下去的,茫茫人海中,我的左手抓住的仅仅只能是我的右手。心里却有着连自己都从未有过的坚定。是知道无论走多远,一回头都能看见你们对我笑的摸样。我还记得那个女孩的笑,总会在我最孤立无依的时候看见她眼里坚定的鼓励,却又埋藏着心里难言的苦涩。时而记起的是,复习后期,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哭时,问我“F,我死后你会不会想我?”在现今看来无厘头的幼稚问题,把当时深知如何安慰都无法感同身受的自己,只能用沉默作答。

    我想你是欣喜我的改变吧,与同我于你般。生活永远不是停滞不前,最好的友谊是随着时光共同绵长成长的。有生之年,欣喜相逢,不曾言语的是我是多么荣幸。


 
评论(1)
©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