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流,再倒流。愿后来遇到的人事都是梦。然后在年幼时的某个午后从外婆家的卧铺醒来,揉揉眼睛,下床去院子里找外婆。自顾的搬个小板凳坐在她旁边。看着阳光四溢,在花间叶隙中游走。听她絮絮叨叨着琐碎日常,或是来一段「映山红」,哼一句「东方红」都不觉厌。想用松脂把回忆包裹变成琥珀,永不忘 ​。

        两年前,当我问对面的男孩子,吃饭为何吃那么少时,他说,因为你秀色可餐,我看着就行。两年后,有个另外的男孩子也说了同样的话,让我发怔。两年前,那个就只见了一次面,吃了一顿饭的男孩子发的最后一条短信时,“但愿,我与你是一首唱不完的歌。但愿。”当时除了暗暗惊讶那人文采之好时,后来才知那是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我以为我以后再也听不到那般情话时,两年后,那个另外的男生说了下面的话,“无论我本人多么平庸,我总觉得对你的爱很美。”原来也是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岁月兜兜转转,真巧。

新年始

       好久未有时间静静梳理近期,这大概是我每年写的第一篇文章的惯常开头,百用不衰。9月份离职,到寻找新的工作、适应,都在花时耗力。而今到了22的年龄,从17岁便开始在博客上自言自语的小姑娘,5年了,回过头看,画面拼接的都是那个有着旺盛表达欲的小姑娘深夜乐此不疲的对着电脑屏幕光噼里啪啦打字的场景,“诉说着自己的心。”我很感激文字的缘由太多,其中之一便是这么多年,它一直安静的听我说、陪我笑、看我哭,装载着我最稚嫩的纯真、放肆的青春乃至...

过了20,万般话题都会拐到「有男盆友没」,得到答复后就会演变成「我认识个男生蛮好呀,他&¥@…」。「哦哦哦」。从最开始的漠视到现在的附和,谁在乎你语气里夹杂的尴尬。想把生活嚼碎嚼碎,吞掉,不言一语。

        前天见了那位新伯伯。想因他文科出身,遇见什么都能侃上几句,且有理有据,相处过程中从未出现冷场,难免好感渐增。为了这次见面,曾在心里排演几次会出现的场景,要表现出的语气。只是不知道到来时该是什么样的心情。想尽量表现得热情开朗,可还是客客气气的模样。曾经听说生活要突的出现一个人,本是陌生的姿态却一开始就需系上亲近的关系,适应起来着实有些吃力。起初的排斥难受被朋友的劝说得以排解。若换位思考,我也愿我喜爱的人幸福,哪怕隐藏自己的情绪。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同存于世,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当事人开心就好。况且,...

那时我们表达好感的方式多简单、一本以为能得对方心意的书、扉页只写上几行就溢满了甜津、一版CD哪怕不听、保藏如新也是欣喜、男生穿着白衬衣在球赛挥汗的场景、就是最美的风景、小心翼翼站在远远、用距离包裹自己

© | Powered by LOFTER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