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未来的感谢信

       想必是唐突些许,来自一个现已清晰不了面孔的人,难免有些自说自话了。然而,让我愿意接着写下预感并不会多短的文章时,并非有凑字数之嫌,而是相识以来的鼓励太长。

       我从未想到会遇到你这种人。对「老师」这种称谓的人一直无感,无遮掩的是一直都有抵触的成见在。这也不难解释初识时,每跟你说话,我总回以反话把你抵得无话可说,匆匆作结。现在想来,是有多大的任性作祟,也是后来想来会有愧疚之源。

       年少太过的懵懂,以为收稿的老师之所以会被分配这工作,会不会因为本人就喜欢文字呢。正中文艺青年下怀,激起无限的好奇心。只因年长的经历对稚嫩的自己哪怕有微微指引,也会带来极大的帮助。无论对于自己的成长,还是文字。而当我察觉中间蕴含成分更多的是「盲目崇拜」时,已是后话。我不知你是怎么样的人,仰或过着怎么样的生活。也是在别人的言语中稍稍勾勒个大致轮廓,别人对你的称赞,以及后来知道你对我的称赞,让我惊奇不已。

       在那个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年龄,一路来自的肯定少之又少,星星点点。也是我总会把那些肯定,鼓励以及帮助过我的人牢牢记住的原因。每当我坚持不住时,我总会把它们拿出来,放在阳光下晒晒,重现当初美好的金色光泽,给我重新上路的勇气。更是当我愈往前走,感知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沾染太多不真实的因素,才觉朴实的可贵。

       我不知为何那时不断的困惑填充我的脑子,让我不得一一去找解决才会稍稍轻松。你不知道,同一个问题我会问不同的人,来对比答案,补充答案,重而去感知那个人。这也是成了我现今一个习惯之一。曾有三种感觉让我觉得暖意充溢:一是朋友之情;二是伯牙遇子期之谊;三是与资深的长者讨论,思维被上升到一个新层面的新奇。与这种人说话是幸运及有趣的。而若没有这种人,只能靠书本来弥补了。我想你就是属于最后者。毕竟不是平辈,所见所知所感还是有层次区别,我给不了你任何启发收获,就无法成为前二者,那可否用「忘年交」来贴切呢。可「忘年交」也是基于相似水平、互相欣赏的前提吧。这也是我现今之所以努力的原因,不仅想与你交为好友,更想遇到更多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更甚之想成为像你这般的长辈,给后辈启迪帮助,哪怕点滴,我也舒心。虽交往甚少,之余我而言,文字上的情谊真的能穿越时间,第一时间找到理解的人。这比说着太过慎重其事仰或被摸了蜜汁的话贵重些许。

       当初你那不经意的一句「你能……」中的「你能」,亦不知在这个自小被否定了太多的孩子心里起了怎样复杂的化学反应。以及后来总是围绕着催促我考试的言谈曾让我心烦。也是现今让我如此坚定的动力之一。曾与某位师姐谈论,「我总感觉同龄人好像比自己过得快乐些,买衣服,逛街,旅游等等之类」。对方回复道,「你呢,会觉得自己无趣吗?」。思索后回答「有时候会觉得,但有时觉得我在坚持的事情后面都有意义。到后来我不知道这意义是什么。是最开始的行为让我持续下去,但老觉得精彩在后面呢」。我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人是实话。而我犹以喜欢文字跟记录太多的原因,其中有一种,它可以当我回望时,帮我清晰我是个怎么样的人,有着怎么样的价值观,以及价值观是怎么变化的。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是重要的事情。看此,你会呵呵一声,依不变的对我说你要吃饭,你要养家,你要还房贷吗。是啊,我还不理解生存的沉重,压力的侵袭,只会文艺性的用些太过鲜明色彩的词语形容。你会取笑我说得太过轻松吗。但我相信你当初还不是从意气风发走至现今。每个人青春的底色都是相似的。对爱,对幸福,对梦想,对追求,对奋斗。只因都是人。从这点而言,我能否算稍稍理解呢。

       曾与某位好友闲聊,岁数虽比我略小,但我无掩对他的看好。才华啊,这种人比人气死人的东西是脱离年龄,谁让它在哪里都是闪得吸引人的肉眼。虽他出身名校,却耐心的引导我理解那些我一辈子不会遇见,理解的晦涩词语。努力的类比,找通俗的字句试图让我脑子通透。谈及他没人愿意听及的奇怪想法,而我却觉得这些看法是多么奇特。并非是多有好感,而是有颗大脑想的是我这辈子或许都想不到的东西,好像对人又多了一点认识。更因我知少年时代是人对外界感知最敏感的时期,好多宝贵的想法虽不被大众接受,但愈加成长,开始接受了社会的规则,就鲜少有这般的想象力了。我曾品尝过那种孤独,知其不好受,就不该让别人受了。若这个时期,补给大量的书籍,对往后的成长都会大有裨益,只因脑子没有太多的规则,一颗开放吸收的心,是这个年龄的最宝贵。也是你曾对我说「现在你是最感兴趣的时候」。是啊,并且我能感知这种美好。

       在我19岁时曾问父亲,「你活着为了什么?」。这是我跟鲜少交流的父亲第一次关于人生意义的对话。在我看来,那个世俗、通于人际、被现实完全驯服的他与我有了太大的不同。后来他说「慢慢你就会明白的,人一辈子就像走路一样,有时上坡会很累,下坡就会很轻松,享受的是过程,人一辈子就是经历」。当我到了20,是开始真正的相信,相信人会生老病死。哪怕察觉到自己脸上长了一个细斑都会让我恐慌。恐慌有天起床看见镜子里的自己额头会多了一丝皱纹。恐慌有天我都认不清自己。我都无法接受这样一个自己,我可以去接受别人吗。或许跟大多数女生不同的是,自己喜欢一个人不会太担心会不会在一起,只会为这样美好的他只在人世存留几万天而略微伤感而已。终于我接受了人会归于尘埃这一事实。期望的便是希望有更多的经历,更多的体味,把生命活得更加厚重。哪怕成了尘埃,我也为能在阳光下被照耀而开心呢。会不会有个小人,当她注视飞舞的尘埃时,注视的其实是一个人饱满的一生呢。

       我不知道后来我会不会完成你的期望,要过多少年才会给你看到这封信。仰或我不知道自己往后是成功还是贫穷。若我后来过得比现在更加不好,或许这将会变得「无人查收」。若我有幸有成想表达感激,会不会墨水已被时间风干再也什么都写不出来了。以上是20岁的我曾有过所有的思绪,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虽客套却真诚的「谢谢你」。

      

      

 

 

 

 
评论(1)
热度(9)
©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