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是无效信

好久没有象这样拿着笔安静的写着字了。其间断断续续写些不着方向的碎碎念,也只能无果而终。

    每天强撑着眼皮上课,潜意识催眠自己时间漫长、还很漫长。

    有人知我固执己见,劝我放弃,作茧自缚终会害了自己。

    有人知我幼稚冲动,告诫我尽力即可,要爱惜身体。

    谢谢。我深知你们的善意,只是自小不被认可的自尊心渐渐膨胀,面对模糊不可预见的未来,身边的人为那尚不明朗的前方奋斗的决心,实在不能,也不准自己坐以待毙,停滞待留原地。

    我是差的,弱的,怯的以及深切莫名自卑着。

    曾几何时,只因一个人称赞自己的一句话,让自己牢牢记住2年,或许那人也已忘了。

    曾几何时,第一次脑中闪过自杀的念头是初中只因那次数学月考没过90.

    在已过的17年里,得到的鼓励屈指可数,所以才牢牢不忘吧。那现在,我要的是鼓励,而不是勉强的叹息,哪怕结果并不尽人意,我也欣然接受。

    而今我们已从成长最纠结,最叛乱的年华里蜕变,从那荆棘遍生,一点小力量就足以毁灭全身的青春里挣脱出来,或许只剩下过来人的唏嘘吧。

    曾与一好友笑谈:记得曾经做过一件傻事,有次与父亲闹矛盾,那段时间便把他电话设为拒接号码,最后却被其当面识破。那位好友回道:“你这样做,不怕伤了他的心吗?”顿即,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似的,百感交集。现在回想起,那时候,真伤了他吧,不至于当时说话时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

   从来没想过自己于谁会是重要,哪怕于父母而言,我也没有太般的自信。有时听到别人说突然想起我,只觉得这样就够了吧。

   我知晓我于你太轻太轻,只是你的世界划上浅浅的痕迹,一抹即去。或许,根本就没有值得留下的吧,你记住的只是一个人名而已。而到后来,贪婪愈多,嫉妒愈多,它们来的寂无声,悄无止,控不由已,只把你闹得更烦心,只是我所抱歉的。时过境迁,能与你再次对话,我甚感欣喜。或许你已原谅一个见识甚少的孩童为了一己私心利用无辜的字句组装成一支支利剑刺向你;又或许这些于你从未上心,而我只是风轻云淡的一只而已。

   我的喜欢是多余的。我的泪水感动不了你。可你却之于我,姐姐般宽厚亲近,都是我一厢情愿而已,那我改过就行。

   我的朋友很少,但与那些交际甚佳的人比起而言,我的幸福只有一口碗那么大,但它却溢得满满的。你们理解我的任性,了解我的语拙,了解我的沉默,你们是懂我的吧。你们知道,无论怎样,我忘不了你们,因为你们在我心里已划上深深的痕迹,再多的风沙也填壑不了,哪怕真填壑了,也只是凸凹不平。或许我冲动,我会努力,不惹你们生气,或许我给不了你们太多的感动,太多的温暖,但我会努力让你们快乐点吧。

   曾对一好友说,其实,有时候自己开始或许对一些人热情,互留QQ,不久又是我先删除。同桌说我,做事只有三分钟热度,换座位频繁,那里呆不久。或许真如此吧,往往最开始接近一个人的是我,可最先疲于交际的也是我。对一些人,还是笑不起来,努力微张的嘴角,只剩下那人擦肩而过的气流,呆呆的自己,觉得更加丑恶。你的好,我会记得深深的,你的坏,我会记得切切的,我学不会别人博爱精神,学不会伤过即忘,但还是有例外吧。

    元旦之后,元宵之前                                                                     

    祝你,幸福:)                        


 
评论(2)
©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