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投手。

<<<白露

九月始,白露至,凉气出。

鸿雁南飞,群鸟养羞,花黄叶落。方觉此,与你阔别良久,分隔两地不知你是否可否。呓语喃喃,情意绵绵,只怨夜太静,月太圆。

已四日未触书本,日日聊以无事消遣,心如蚁爬,强痒难耐。余自知躁气太重,难以淀下,一味沉浮表面,遂无用功较多,心际停滞不前,弄巧反拙,意料之外亦也是料始之中。只是前方目标若暗若明。时时未果,自己也暗自苦恼。

时至此,才初知父母的良苦用心,细腻中溢满了爱,苦涩中夹层着甜。爱之深,恨之切。从出生那刻起,置新衣,食美味,择优校,只爲了你一个人的欢愉以及更好的生存。他们愿用一个辛勤的白昼予你一夜释然的酣眠。你永远都不懂,当在外经受辛酸严寒日夜奔波的父亲一回家就看见躺在沙发看电视的你只能无奈的歎息。该怎样,该如何才能让年少的子女明白世态炎凉,该如何让你懂得‘自立’两字渗透着不止年龄的成长。

我该如何感激,你给我透视白昼的眼,我用它洞察黑夜,才得以在色泽柔软的昏黄中抒写心中所怀。那些总想在子女心中留下伟岸形象的父亲,殊不知,子女记忆中的父亲,总是子女想要记住的摸样。

<<<中秋

月黑如黛,光锻似银。

当昏黄从路旁洒下,不知名的小虫纷纷围绕着这份光源甘之若饴。当凉风夹杂着泥土特有的清香迎面拂来,心也彷若一同受过风涤,平静的水面荡漾着微微的涟漪。一轮孤盘从迷蒙中显现,好似一名裹着轻纱的窈窕女子从屏风后探头,笑靥中溢满羞涩。

突过一季,恍然才觉中秋刚行走,惊奇自己于人于物已无任何特别念想,只是不禁回想起几年前的中秋。父母把自己电话打爆,手里紧握着震动不止的手机终没有接听。哪怕行至家门口,也停留踟蹰,终究卸了抬手敲门的勇气,忘了源自于何的矛盾以及多大的狠心让自己演变成此。明明渴爱,却将自身裹上一层无形的保护膜,越亲近的人显示的越是“禁止进入”。该得如何的成长,才拾得淡薄如云,在伤害与被伤害之间,改进行着多少微妙的化和分解反应,才能置换爱的纯粹。

接连几日的月夜在军训中度过,恰逢农历十八是该属教官生日,未免不惊喜不已。当谈及前几年生日在执行任务,吃泡面中度过,说者淡然,听者无不怅然。犹记得当初教诲:当你军训挺过去了,在你今后的学习生活工作中会带来不小的收获。略微平淡的口吻,意味深长。当意识与身体分隔,炎热晒烈的是身,心依旧饱满得能溢出水分。倘真如此,也就没有所谓的苦,只是有些累。一点点。但却无暇再去思考任何。

来来往往,去去行行,有些人是来帮助你成长的,有些人给予你点滴温情又匆匆离开的,罢了,罢了。萍水相逢,与君歌一曲,万水千山,唯有祝福相寄。

<<<霜降

你说,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翌日,梦初醒,细雨绵绵,阴雨阵阵。空气里沉浮着颤人的湿度,踩在地上的积水,溅起微微水滴。“雨天不要穿帆布”的关怀,再想你无可奈何的表情,自己嘴角不由上翘。

忘了说,那晚后的这句话,确实把自己狠狠感动了一把。

重复到枯燥的平淡,在时过境迁后,未曾想过会烘焙出如此的情绪波动。共度的以前遂变成孓然而立的以后,没有悲喜,没有哀丧,只是自从遇到你后,心裡就多了一个位置是用来想念的。还记得那日的相慰,你落下的滚烫地在手背,却似一点寒冰颤到心裡。

每到一处,都有相视的友好,意料之外的,受宠若惊的,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如何相附迎面的温情。过往的阴霾残留于心,于然相处的腼腆,努力寻找兴趣与专业最佳的契合点,以思考的方式如何不浑浑噩噩。人生给生活的考验到底为何,如果只为最后一份释然于淡的心情,那细水长流的时光该如何漂洗才清澈动人,那淡如水,细如丝的情愫与谁共织才最惬意。当闪着光色的尘埃停滞浮动,当披着月华的星星灿彻星空,当绘着亮丽的花朵褪成黑白,时间慢了,缓了,在我身旁小憩了。阳光静了,碎了,我触到它的稠质了。就是那样,淡淡的想你了。虽然我知道,变了就是变了,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当累了,哭了,倦了,释了,明了,淡了,离了,其实也并非是坏事吧。“‘爱’有的时候好像买新衣服要站在远处才看得清。”

窗外绿簇着得不知名的花还是那样火红,穿过云层的光束还是那般明亮耀眼。潮汐还是周期着水涨水落。那些,那些可以触得到所有“柔软的”,“绵密的”。那些可以嗅的得到所有“馥郁的”,“芬芳的”,“清新的”,那些所有可以看得见的“光亮的”,“灿烂的”都是值得期待的吧。大自然的规律,永远那麽纷繁有序,让人心醉到阳光去。

嘿,我要前往咯。

<<<立冬

晨日。朝起迷蒙的雾气仿似给城市罩上一层乳色的薄纱,若隐若现,若近若远。又似一个睡眼稀疏的,贪恋曙光刺破大地前的安抚沉寂。这是多少次在脑里回现的画面还是某日搭乘公交从桥上驶过的情景,无从追溯。天水被沉浸巨大的乳色之中,世界如同一个倒扣的白瓷,一切都隐在其中。

当岁月驶着快马向我疾来,迎面的措手不及,让我一败涂地。伤神,局促,紧张,黯然交织。不是没做过傻事,青春的萌动,自己永远都是最迷乱的那一个,也是当时光淀下让现在的自己久久牵挂的那一个。当年那个背对着阳光对我笑的女孩子,你现在还好吗?那些我一直努力想把那些掉落在时空被阳光反射得熠熠生辉的碎片,收捡起来,放入盒子。却当指尖触及的那刻,倾间化为碎末,被风吹散。我怔住,才明了,那些无论怎么哭喊都回不来的岁月就在自己渐行渐远中慢慢丢失。只是,想问,你有没有珍惜过那个出现在你面前,爱哭的那个时候的自己呢。有没有那一瞬,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呢。我从来都不知道,渐了你的选择,明了你的心境,我才微微笑。却模了你的容貌,在我永远都不想再找回的阳光正茂。

我很喜欢每一次写作后的等待。因为无论沉寂多久,只有那个时候都会有让自己欣喜熟悉的头像访客。也是毅然舍弃了四年的博客,选择了这里,只为你赏。在最孤寂时,你予我的灿烂千阳一度照彻了我的世界,像光般的存在。却也知作为各人世界,若无己为光,为阳,任何人都脆弱可催。“‘张悦然说,没有谁来得及看足谁的成长,谁有谁真能陪谁翻山越岭。’而我幸于浏览与同行,于你人生织就的锦缎里哪怕一丝。如此甚好,均可窥见彼此生命的端倪,相互提点着同行在未知的旅途。”每次写作后,自己都不安,担心阅后察觉其退步。会有人说我灵气万分,会有人说我词语乱搭,语无伦次。若未堆积情愫,不敢轻易下笔,此般差劲的自己,在你面前捉襟见肘。最后悔的事,莫过于让那些一心对自己好的人因为自己一而再的失望吧。这样自己或许会更加难过。无论在哪些方面。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