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今宵

     亦是抱着每次与人见面时的惯常抵触,回到外婆家,与亲友小聚。只因一个无可拒绝的理由,再见面已不知是何年何月。这种何年何月对于刚分离的同窗情而言略显单薄。不管怎说,大家都在一个国度。而你,却是在一星期后站在异国的土地上。怀着对新生活的满腔热血,进入新世界。我若不极力追赶,往后再见,只会匆匆寒暄互相作别,鲜有交接。
       我从不知我的身边为何会有你这般的人。亦是从上学之始,各自仿若划好了轨迹般, 向着相反的路途奔走,只是一年一次的家庭见面,见证着彼此的存在,匆匆对话,再奔向下一年,是从不担心任何,只因下一次只会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再见。
       我之于你,单薄像纱不值一提。你之于我,却是遥远异域的绮丽景象,只可远观,不可近视。在这些被时间推着走的20年,我从不知自己是怎么样的人。是好是坏,仰或其他。浑浑噩噩的随着生活,飘至何方也无所谓。只因我从未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或许这也是我不喜照相的原因之一。终归尘土,留下印迹只是徒增伤感。高中毕业照时推脱,大学毕业照时赖床,看似的不合群,只是太怕失去,失去曾共处的欢愉岁月。若无证明,哪怕遗忘,也觉寻常。一个身体,标上一个区别大众却又大众的名字,组成了我。与任何人无异。我曾不止一次的想过“存在”这个问题,而唯一让我感觉到存在的饱满,却是在写作的过程中完成的。望着一个个呆板的方块字从笔尖显现,像孕育生命般从无到有的过程中,我愈觉文字的神奇。像正制作着魔法汤的巫师,按着自己的配方,添加着各色的药水,只为实现一个让世人惊奇的璀璨。亦也是我寻觅着过去的字句,拼接的种种才明了自己应有的属性。我曾千万百计的想把那些不符合世人标准观念的棱角从身体刨去,尽量符合别人的条框,得人欢喜。后来才明失了自己,忘了初心,亦是对自己最大的背叛。
       那你的存在呢。或是组成我向前行的光亮。或是我愿意耐着心把现今褶皱重重的日子一一抚平的原因之一。曾某次与姨妈通话中,她问我,“有没有类似跟你一样价值观的过来人,看看别人怎么走。”话毕,脑子显现的第一个人就是她。第二个人就是你。虽比我小了2岁。却是平辈中欣赏人里的那个“最”。你的存在诠释关于“努力”的种种定义。亦是我愿在台下把手掌拍痛,予以最深的赞叹。
       嗯。18岁生日快乐。祝你得你所愿,像阳光般活得灿烂。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